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千里之外遙控手術,5G下的醫療能改變什么?

2019-05-23 09:40 活粒信娜

導讀:通訊巨頭們在5G征戰正酣時,醫療界已經賦予其多種想象。將5G網用于醫療的試驗已漸次展開,尤其在遠程手術上的一些實驗,頗令人驚喜。不過,由于5G網絡穩定性還需完善,且遠程醫療還需進一步摸索解決方案,商業化推廣仍需時日。

5G,遠程醫療,5G,遠程手術,移動醫療

圖片來自“東方IC”

5G碰上醫療會產生怎樣的火花?本文認為,為千里之外的患者做手術,因為5G網絡成為現實,不過,目前僅是實驗室的成功案例,商業應用還需時日。

解放軍總醫院的手術室內,一位帕金森患者正在接受治療。這臺手術的關鍵是將電極準確植入患者腦內靶點。這處靶點位于大腦中心,體積只有40mm3,小于黃豆。

麻醉、消毒、鉆孔,然后將電極植入設備安裝調試后,所有的醫務人員停了下來。這時,手術室與遠在海南的一處實驗室建立了第五代通信網絡(下稱5G)連接。

身處海南的凌至培緊盯著屏幕。他是解放軍總醫院海南醫院的神經外科主任醫師。網絡連接成功后,凌至培向電腦發出指令,北京手術室內設備以0.5mm間隔推進微電極,直到抵達患者大腦靶點。期間,沒有出現絲毫卡頓。微電刺激后,患者十余年震顫癥狀消失。

這是今年3月,解放軍總醫院完成的一場跨越3000公里的人體遠程手術。僅僅3個月前,解放軍總醫院第一醫學中心肝膽外二科主任劉榮也曾操作手術機器人,切除了躺在相距50公里外實驗室內的小豬的肝小葉。

劉榮早就想做這事了,但在4G網下難以實現。4G 網速跟不上,“有延時,兩端無法同步”,他解釋。5G網絡相比,低延時、大帶寬,能使一場遠程手術流暢進行 ,“兩端幾乎是同步的,對手術影響可忽略”,劉榮告訴《財經》記者。

通訊巨頭們在5G征戰正酣時,醫療界已經賦予其多種想象。將5G網用于醫療的試驗已漸次展開,尤其在遠程手術上的一些實驗,頗令人驚喜。不過,由于5G網絡穩定性還需完善,且遠程醫療還需進一步摸索解決方案,商業化推廣仍需時日。

手術中,視頻不能卡住

外科醫生在標準化操作間內,為千里之外的患者做手術。這種類似科幻電影場景的畫面因為5G網絡成為現實,這也許是目前醫生們對5G醫療最著迷的一面。

時間拉回到6年前,5G概念第一次被提出。彼時,三星開發出第5代移動通信的核心技術,因而被冠以“5G”。在北京郵電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曾劍秋看來,用“網速更快”來形容不夠準確,應該說,快得“超乎想象”。

如果用高速公路來形容各代通訊技術。3G是四車道,4G是40車道,5G便是400車道。曾劍秋解釋,車道越寬,車速越快,可搭載的車的類型也就越多。“反應在網絡上,就是高速率,低時延以及大帶寬”。

這是一個量變產生質變,實現萬物互聯的過程。5G將距離進一步消減了,遠程監測,遠程會診及遠程操控將因其勃發。

5G網絡的時延只有幾十毫秒,短于人的反應速度。高清4K直播視頻畫面,實時傳送,清晰度高到可見出血點。利用邊緣計算,5G公用網絡也可達到“加密”效果,等同于內網或專網。

這樣的效果更能滿足《遠程醫療服務管理規范》中對信息系統的要求:圖像、聲音、文字以及診療所需其他醫療信息的安全、實時傳輸、圖像清晰,數據準確。

在遠程手術中,每一幀視頻畫面卡住,都會影響醫生指令的實時傳遞,而手術中每一秒發生的變化都可能嚴重地影響到患者的治療,這使4G網絡下,醫生不敢輕易嘗試遠程手術。

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主任楊燁曾提到,遠程醫療中,過低的視頻質量及圖片質量可能導致醫生難以辨清病情。實際中,絕大部分醫院使用公共網絡進行遠程會診,這種情況下的視頻質量差,容易造成誤診。

2019年世園會的醫療急救采用了5G網絡,可以異地共享急救現場情景,專家可在任一地點實時參與世園會的急救。

移動查房也可因5G獲益。一般情況下,醫生在查房過程中需實時輸入、查詢并修改電子病歷。由于醫療數據量大,查房時常碰到傳輸不穩定,時間過長等問題。5G技術能夠幫助解決上述問題,實時采集和傳輸醫療信息。

目前,國家衛健委醫政醫管局副局長焦雅輝曾介紹,很多醫院都在跟通訊公司開展合作,利用5G技術,絕大多數還是在遠程醫療和遠程會診的領域。

落地還遠

醫院對5G的熱情表現在層出不窮的試驗、試點、簽訂協議。據《財經》記者不完全統計,僅2019年,便有12家醫療機構開始覆蓋5G網絡。

5G+遠程手術的商業應用,“還遠著呢,不同的醫療服務到底需要什么樣的網絡,現在實際上是不知道的””。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遠程醫學中心主任翟運開分析,他自兩年前開始關注5G。

換句話說,5G網絡在醫療領域的應用還在實驗階段。不斷觸碰邊界,觀察是否可行。

上述實驗,都是以點對點或小規模專網下進行的。一種方式是在遠程醫療兩端都架設了5G基站,兩地上傳下載數據時都能享受“5G”速度。但中間傳輸的過程,仍需依靠公用的4G網絡。另一種類型更為極端,僅在一端覆蓋了5G網絡,結果是只有一端能感受明顯的速度變化。

以遠程手術為例,雖然已有成功案例,但只能說5G具有這樣的可能性。北京郵電大學網絡與交換技術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張平分析,真正達到毫秒級時延、100%高可靠性的5G場景通信標準仍未確定,端到端通信引發網絡堵塞風險等問題還沒有解決。

這一點在國家衛健委的發布會上也被明確提出并警告。焦雅輝提到,對于5G技術的應用應當采取包容審慎的態度。由于網絡不穩定,5G技術應用于遠程手術具備一定的風險。

另外,5G也不是全無缺點。相比4G,5G雖在信號強度上表現不凡,但覆蓋半徑及穿墻傳播能力均有短板。在一定的空間內,想要獲得流暢的5G網絡,不僅要架設多個室外基站,連室內也要建設。翟運開說,如果想在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老院區覆蓋5G,至少要在室內安裝3000個分站。以每個基站至少50萬元的費用來計算,僅僅室內基站就要花費15億。

這也許不難理解,為什么5G設備商熱情高漲,運營商卻并不“感冒”。“距離4G應用也才不過5年,有些運營商連4G的成本都還沒有收回來”,翟運開對《財經》記者稱。

現在公立醫院開展的遠程醫療服務基本都是免費的,被業內調侃為“公益性”項目。

貴,是新事物的標志。解放軍總醫院遠程醫學中心主任鮑玉榮曾介紹,遠程醫療中心一年300萬的收入剛剛能夠滿足人工支出、軟硬件產品的升級維護。

雖然政府已出臺政策以示鼓勵,但并沒有財政撥款,付款的是醫院自己,又看不到創收的可能性,因而大多數醫院并不積極。從中國醫院的實行效果來看,規模化應用遠程醫療的情況屈指可數,大多成了擺設。

常見的遠程醫療,多是三級醫院與基層醫院組成醫聯體,開展遠程會診。中歐國際工商學院衛生管理與政策中心主任蔡江南告訴《財經》記者,缺乏支付,或者支付標準不高,三級醫院的積極性并不高。這樣的項目更偏向公益性,或者說是政府的要求。

一位不具姓名的北京三級醫院醫生認為,醫院間的遠程醫療還停留在視頻會議層面,“兩邊醫院通通視頻電話,傳送文件,討論患者的治療方案”。

按現有規則,在這樣的遠程會診中,上級醫院并不承擔任何責任。南京大學公共衛生管理與醫療保障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顧海撰文稱,參與遠程會診的醫生只對承擔疾病咨詢的義務,但是對于病人采取的治療方式及結果不承擔法律責任。

可見,在5G+醫療來臨之前,不但要想清楚商業模式,業界還需要明確“游戲規則”。


公式规律七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