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趨勢|健康產業發展現狀分析:看病難的核心是供需矛盾 “互聯網+”提速智慧醫療

2019-05-16 09:10 《小康》·中國小康網

導讀:對健康和長壽的追求,是人們一直以來的追求與向往。尤其在物質條件高度發達的今天,更多的人在滿足了溫飽的基礎上,開始關注健康。顯然,健康產業成為21世紀名副其實的“朝陽產業”。

對健康和長壽的追求,是人們一直以來的追求與向往。尤其在物質條件高度發達的今天,更多的人在滿足了溫飽的基礎上,開始關注健康。顯然,健康產業成為21世紀名副其實的“朝陽產業”。

美國著名經濟學家保羅·皮爾澤將健康產業稱為繼IT產業之后的 “財富第五波”,認為它是市場前景“無限廣闊的兆億產業”。而今,中國健康產業發展的現狀究竟如何,是否能在傳統醫療體系外形成一個全周期健康保障體系,這些都將被擺到桌面上接受現實的檢驗。

看病難的核心是供需矛盾

盡管學界對健康產業的定義眾說紛紜,但結合《國務院關于促進健康服務業發展的若干意見》(國發 〔2013〕 40 號)的相關定義,健康產業主要包括醫療服務、健康管理與促進、健康保險以及相關服務,涉及藥品、醫療器械、保健用品、保健食品、健身產品等支撐產業。

在醫療服務產業中,醫療衛生機構是主體。在我國,醫療衛生機構可分為醫院、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站)和鄉鎮衛生院三類。根據中國衛生和計劃生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的數據顯示,以上三類醫療衛生機構數量整體均處于相對穩定狀態,并略微上升。但有學者也指出:我國醫療衛生資源總量不足、質量不高、結構不合理仍是不爭的事實。與經濟社會發展和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服務需求相比,我國醫療衛生資源人均占有量仍相對不足。另外,醫療資源配置不合理,優質資源集中在大城市和大醫院,基層醫療機構高素質人少、服務能力差的狀況還沒有明顯改變。

“全國病人上協和”,毫不夸張地佐證了作為健康產業主體醫療衛生機構的資源不足的現狀。正如時任衛健委副主任王培安所說:“中國醫療資源總量不足、分布不合理、優質資源匱乏。看病難、看病貴的問題的核心表現為供需矛盾。”凌晨4點的北京,全中國排名第一的北京協和醫院外,已經有1000余人排起了等待掛號的隊伍,很多人從夜里12點便開始排隊;去年冬天,正值流感高發季,天津市第二兒童醫院內大量家長坐在小馬扎上等待發號。因為排夜間門診號會比直接掛號的序列靠前,盡管夜間門診下午四點半才會放號,但有家長從正午12點便到達醫院等待放號。發生在北京協和醫院和天津市第二兒童醫院的場景僅僅是所有大城市三甲醫院的一個縮影,“排隊3小時,看病3分鐘”、“看病掛號難、住院難”令所有患者和家屬苦不堪言。

醫療資源總量不足、醫護人才缺口大是導致供需矛盾的直接原因。據統計,我國人口占世界人口的22%,但醫療資源僅占世界醫療資源的2%,平均1個醫生要服務1000個患者。以北京協和醫院為例,醫院員工總數4000多人,每年醫院的接診量約為226萬左右。而同為美國頂尖診所的梅奧診所員工總數61100人,是協和的15倍,而年接診量約116萬左右,僅為協和的一半。

而地區間、城鄉間醫療資源配置的不均衡則加重了這一矛盾。2016年11月,復旦大學醫院管理研究所發布了《2015年度最佳醫院排行榜100強》,其中100強中的一半醫院來自北京和上海。而在最佳專科醫院排行榜中,36個專科中有30個專科冠軍來自北京和上海,而像山西、貴州、內蒙古、西藏、青海等省份幾乎無一上榜。“因此,北京和上海的看病難、住院難,在全球是獨一無二的世界難題。其根本癥結是全國人民看北京,患者多、專家少,供需嚴重失衡。” 全國政協委員溫建民說。

分級診療制度被許多學者視為解決醫療資源整體不足、配置效率低下、供需關系扭曲的良方。“過去九年醫改始終沒有解決看病難、看病貴,直接原因即是分級診療未能建成,優質醫療資源的供需關系緊張甚至矛盾激化。”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副所長、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鵬表示。但朱恒鵬并不贊成用“行政主導”的方式破除“行政主導”,“盡管相關政策試圖通過行政強推,將輕病患者引流到基層醫療機構,但醫療衛生體系之所以需要改革,本就是因為行政主導的公立醫療體系下,醫療資源配置行政等級化、行政區域化,患者對更大的城市、更高級的醫院趨之若鶩,才會造成‘看病難’和‘看病貴’”。

互聯網能否助力健康產業彎道超車

隨著互聯網技術的發展,“互聯網+醫療”產業發展迅猛。有學者認為,“互聯網+”可能是破冰低成本醫改困境、解決傳統醫療服務中“看病難”、“三長一短”(掛號、候診、繳費時間長,看病時間短)等問題的方式。朱恒鵬認為,互聯網技術的發展,一大好處是極大程度地降低了信息不對稱程度。相關各方交易成本大大減少,長效信譽機制逐步建立,從政府到社會各方在信息公開、數據公開的環境下進行監督監管更加便捷全面,資源優化配置效率明顯提高。此外,“互聯網+”為醫患雙方精確匹配的實現提供了可能。對患者來說,不再只有掛著“公立三級醫院”招牌的醫生、護士、手術、設備乃至用藥可以選用。“合適的醫生和治療”可以在網絡平臺上普遍存在。

作為國內第一家涉足移動醫療市場的APP,春雨醫生以快速問診和找醫生為核心功能,使患者足不出戶即可實現與全國二級以上公立醫院的真實醫生進行線上問診,使就醫過程更加方便高效、省時省力。據春雨醫生官網介紹,患者可以和醫生以圖文、語音的方式進行在線交流,類似微信聊天。醫生平均6分鐘回復,如果醫生一直沒有回復,系統會退款給患者。春雨醫生的出現解決了傳統就醫過程中診前、診中患者大量時間被浪費的問題。另外,在患者以較低成本享受高質量醫療服務的同時,醫生也可以通過這一平臺利用空閑時間增加收入。自2011年成立以來,春雨醫生發展迅猛。據統計,目前已擁有超過9200萬激活用戶和50余萬專業醫生。

不僅如此,線上醫藥電商也有可能在未來成為“醫藥分離”政策落地的抓手。今后,醫藥電商或將完善藥企、保險、患者等平臺參與方的服務,打造完整的購藥電商平臺生態。目前,壹藥網是線上購藥平臺的佼佼者。壹藥網致力于通過互聯網技術手段解決醫療資源供需不匹配、藥品流通鏈條過長的問題,減少中間環節,讓供應鏈扁平化,最終惠及終端消費者,同時幫助上游藥企更高效地將藥品流通到終端。壹藥網為用戶打通了“醫”和“藥”的藩籬。患者可以通過互聯網醫院與簽約專家醫生進行遠程視頻診療,確診就可以延伸醫囑開具電子處方。如果需要進一步檢測診療,可以轉診至合作伙伴醫院。互聯網醫院在線處診后,由壹藥網旗下的壹號大藥房完成藥品配送。

此外,在醫療信息化領域,互聯網企業的加入也有可能打破醫療信息無法共享的僵局。有分析人士指出,中國目前醫院信息管理系統信息化完成度較高,但僅有3%實現數據的互通,大部分實現臨床管理信息化的醫院數據尚未打通。盡管在這一領域有政府積極倡導,但信息使用者的醫院直接共享本醫院信息會導致利益流失,因此推動意愿不強;而作為數據共享的實施者,傳統IT企業不具備打通資源的能力。而互聯網公司作為創新者可以使用互聯網手段幫助醫院間實現信息化,同時自身還能獲得用戶,實現雙贏。與此同時,保險公司最有希望成為醫療信息化推動者,并在信息化過程中積累數據,再通過數據優化保險產品。

“互聯網+”除了在傳統醫療服務領域“大展身手”,還可以在健康管理、康復保健等領域大有作為,為健康產業形成完整產業鏈提供可能。中國社會科學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所副研究員蘇紅鍵曾撰文表示:“目前,在中國健康產業中,資源主要集中在傳統的醫療服務領域,而健康管理和康復保健領域都處于初步發展階段,兩個領域的市場集中度低,并未形成規模經濟,在健康產業中所占份額也較小,健康產業整體的產業鏈并不完善。”

由于健康管理門檻較低,中小企業具備參與的條件和機會。依托健康管理APP和智能硬件,已涌現出大量創業公司,其中小米手環、大姨嗎、美柚等已經積累了大量用戶。據“友盟+”提供的數據分析報告顯示,截至2016年底健康管理類APP的用戶受眾累計高達1.13億人。未來,將先進的醫療手段和信息技術相結合,針對需求人群的個體差異,融合文化、技術、產品、服務等,將會衍生出多維度、多角度的服務形式和發展機會。

不可否認的是,“互聯網+醫療”也有其自身局限性。比如,醫療戰略咨詢公司Latitude Health創始人趙衡曾撰文表示,囿于中國的醫療體制,建構于其上的互聯網醫療有著較強的路徑依賴。這一路徑依賴使得互聯網醫療日益自我強化原有的發展邏輯,最終積重難返。趙衡指出,由于市場供需的不匹配,作為服務方的大醫院聚集了優質的醫療資源并“虹吸”病人,病人獲取非大醫院的醫療服務較為容易,并不存在線上的迫切需求。但病人所需的優質醫生的時間精力本身已無法滿足線下需求,更不可能會為線上提供服務。因此,目前互聯網醫療為作為支付方患者提供服務和擴張的設想可能會淪為空談。


公式规律七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