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當“刷臉”深入消費級市場,是否會成為一種“暴力”?

2019-06-18 09:37 21Tech

導讀:“刷臉”是否會成為一種新的“暴力”形式?毫無疑問的是,這樣一種新技術廣泛應用很可能構成對使用者甚至每個人的隱私、倫理、安全性等方面的潛在威脅和挑戰。

刷臉支付,刷臉,人臉識別,5G,螞蟻金服,3D視覺

圖片來自“123rf.com.cn”

【編者按】每一項技術都是一把雙刃劍,面部識別技術亦是如此。當中國快速將這項技術應用于各個場景時,美國卻在躊躇,二者的態度都有各自的道理。我們應該看到的是,在這項技術成熟的同時,相關的規范及行業自律性也要得到及時加強。

對“刷臉”等使用面部識別技術的行業來講,5G是一個重要的發展節點。

“簡單來說,5G為各種移動設備提供了很快速且強大的計算平臺,可以讓一些本身因為計算能力、功耗限制在端側不能做的事情,可以非常低延遲地放到云端做。這其實讓很多以前大家覺得體驗不好的事情,在手機上也可以做了。”光鑒科技CTO汪博告訴我們,這意味著,對用戶體驗來說,將有更多相關的酷炫功能和APP可以期待。

但并非沒有爭論。對前沿技術最敏感的硅谷所在地舊金山灣區,就出現世界上首個對面部識別說“不”的城市——舊金山。與此同時,微軟則于前幾日悄悄刪除了一個公開的名人圖片數據集MS Celeb,這是被業內視為世界上最大的公開人臉識別數據集。業內認為,這或許也與個人隱私保護的考量有關。

美國猶疑,中國已快速起步

舊金山市上個月通過的一項立法規定,禁止當地警方及其他市政機構使用面部識別技術,以防公權力機構的監視網絡侵犯個人隱私及其他權利。

這顯然是一項新技術面市后需要優化的必然——隱私、倫理、安全性是3D視覺不得不面對的挑戰。

曾有學者向我們指出,“試想一下,安防系統中所謂的人臉庫,通過對比人臉來迅速定位嫌犯并實施抓捕,這是它發揮的作用。但另一方面,這是不是意味著,所有人臉庫背后的人,也同時被當做嫌犯了呢?”

中國走得比較快的,是“馬云爸爸”和他的朋友們。

在螞蟻金服為據點的支持下,餐飲場景肯德基、線下零售門店盒馬鮮生等開啟了第一撥探索。通過在門店中放置機器的形式,完成刷臉支付。隨后,騰訊系永輝旗下超級物種等線下場景加入戰場。

2018年4月,螞蟻金服以第二大股東的形式與3D視覺技術方案廠商奧比中光合資成立“螞里奧”,主要針對線下零售的刷臉支付場景提供3D攝像頭方案。

線上廠商也沒閑著。

京東就在思量給買家帶來實景感受。據了解,OPPO此前與京東合作,在AR實景購物方面有所嘗試,即通過京東平臺進行產品掃描,可以讓買家大概了解放到家里的實景中會是怎樣的效果,占據多大面積等。

慢慢地,應用場景越來越豐富。比如之前火過一陣的虛擬形象設計,不少人還把這種虛擬的動漫形象作為頭像使用;基于骨架信息收集的體感游戲大多存在于家庭場景,一些運營商就在與方案商進行相關內容合作。

更加大眾普惠的場景在于公共交通體系。一些城市已陸續在高鐵、地鐵等場景探索落地。這將帶來更高效的通勤體驗。

今年3月,易程電子與光鑒科技宣布,合作研發的3D人臉識別票證閘機已經完成調試,即將推出市場。這則是3D視覺開啟鐵路場景的序幕。

據了解,今年4月起,濟南地鐵1號線開啟商業運營,這也是國內首條采用3D人臉識別閘機的地鐵線路。閘機中內置了奧比中光提供的3D攝像頭,乘客在濟南地鐵APP上錄入人臉信息后,進站時只需將臉部對準3D人臉識別設備,便可在2秒內通過閘機。濟南軌道交通集團工作人員介紹,該閘機一分鐘可通過30-40名乘客。

“高鐵、地鐵市場,人流量很大,希望高速準確地通行,要在一個很大群體中提升辨識度、分辨率,這時候3D視覺將提供很大幫助。”汪博還發現,一些高端飯店中也開始提供三維環境重建服務。在大眾點評平臺訂飯店時,已經可以知道哪些位置周圍會是怎樣的場景。

蘋果開啟刷臉史

“蘋果”一開口,炸出了一個“刷臉”的時代。

時間倒回2017年,10歲的蘋果發布了周年慶生之作iPhone X。這一次,蘋果徹底將指紋識別拋棄,轉而使用Face ID。自此,面部作為“身份證”的時代開啟了。

三個季度之后,OPPO成為國內首家將同樣技術融入到攝像頭中的廠商,其他頭部廠商則或采取自研,或通過產業鏈協作各自推進。

但在手機端而言,這種3D視覺技術的落地仍顯昂貴,只有在中高端機型中才可得見。蘋果開啟的,只是消費端的其中一個大門,同樣開啟的,還有開發者對于3D視覺的應用探索。此后,走入“尋常百姓家”的場景正奔涌而來。

實際上,在手機之前并非沒有3D視覺的應用。最典型是電影如《阿凡達》,通過對拍攝主角的全身進行3D建模,重構了一批新型物種形象。

從技術原理上,這主要依賴器件發散出的紅外光對數據進行投射和收集。電影中可能涉及到對全身骨架的三維掃描和建模,日常場景中更多還是對面部進行細節重建。

“學術界對3D視覺行業已經研究了很多年。”汪博表示,在應用市場上,最早更多用于好萊塢拍電影中。

本質來看,這并不是能否做的問題,而是三維數據的重建,需要強大的計算資源支持,并且經過較長的時間渲染才能完成。“隨著行業中開始把帶有3D收集感知的硬件做到了普世的消費電子上,大家都有了3D的信號輸入后,如何把計算進一步優化,變成消費級產品,而不是工業級的產品,是接下來探討的問題。”汪博如此表示。

這也是為什么蘋果一開口,才終于打開了刷臉市場的原因所在。一項技術的應用,首先需要硬件基礎的配備,這包括從芯片到攝像頭整條產業鏈的模組準備;同時還需要軟件開發者提供應用支持,能夠在現實場景中落地,才有了接下來普及的可能。

蘋果之于3D視覺技術的意義,在于教育市場并帶來海量應用場景的構建者們。在2018年開始,“刷臉”時代悄悄撕開了一道縫隙。

應用集中消費級市場

本質而言,我們生活在一個三維的時代,不止“刷臉”,未來越來越多有實景還原訴求的場景都將可能用到3D視覺技術,且拭目以待之。

不少業內人士都指出,3D視覺還處在早期,未來還有更大的市場值得擁抱。但目前,更為主要的是把傳感器產品做得更好。

比如目前市面上還存在不少以2D冒充3D的傳感器存在,3D視覺傳感器本身在精準度方面仍有繼續調教的空間。

“市場還處于早期,隨著市場逐漸成長,慢慢洗刷之后,會更加規范,大家也將更能夠分辨產品的優劣。”汪博表示。

在這個3D視覺的初級階段,汪博指出,目前行業還存在產品分辨率不夠、精度不夠、噪聲較大等問題需要進一步解決。從硬件到算法,都還有進一步改進的空間。

相對來說,智能門鎖是一個對3D要求較高的場景。汪博介紹,鑒于門鎖場景對安全性要求極高,樓道還存在環境光較弱的影響。這會是3D視覺一大正在起量的方向。“智能門鎖能提供主動光源,自己打出去激光,對環境光沒有依賴,會起到很好的幫助作用。”

公共場景中,主要在安防、醫學、酒店等領域。比如辦理入住,不少酒店前臺都會放置一臺機器,對面部進行識別認證。但我們發現目前還存在較大的誤判痛點現象。安防和醫學有些類似,通過對面部表情的評估,判斷是否對公共安全有害,或者是否存在一定精神疾病。

但在地球另一端出現的疑慮始終籠罩在每個人的心頭,“刷臉”是否會成為一種新的“暴力”形式?毫無疑問的是,這樣一種新技術廣泛應用很可能構成對使用者甚至每個人的隱私、倫理、安全性等方面的潛在威脅和挑戰。

不容置疑的是,這一方面需要官方機構出面協調,或出臺相應規范性文件對這種新技術帶來的后果加以規范。另一方面也對行業本身從業者提出了更高的自律和規范性要求。


公式规律七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