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智能燈具的跨界打劫,都有哪些品牌“參戰”?

2019-06-11 09:22 大材研究

導讀:京東、小米、華為、騰訊、海爾等公司,都喜歡做起智能臺燈、夜燈等有趣的產品來。

 智能家居,智能家居,智能燈具,京東,小米

圖片來自“123rf.com.cn”

【編者按】從智能切入,升維打擊,市場上智能燈具種類繁多,都有哪些品牌加入了“戰場”?

跨界打劫,已經不是什么新鮮詞,至少在家居行業里,被打劫得更嚴重。

一撥互聯網公司、家電企業已經沖進來,個個身手非凡,坐擁重金,更可怕的是,大家都有拿得出手的爆品。

大材研究發現,部署家居業務的外來者,大多喜歡從智能切入,很多都沒有跟傳統家居建材企業在同一個賽道上拼,而是升維打擊,推出更吸引人的智能家居產品,打動客戶,搶占市場。

現實已經證明,這招挺成功的。

其中,一個有意思的現象是,像京東、小米、華為、騰訊、海爾等公司,都喜歡做起智能臺燈、夜燈等有趣的產品來。這種標準化的小件家居品類,成為眾多科技企業的首站。

據大材研究不完全統計,目前這些大佬的旗下,多多少少都有幾款拿得出手的臺燈,清一色地帶了智能技術,主要有三條路,一是成立一家獨立的公司,運營智能燈具;二是跟照明行業的大牌合作,聯手推;三是投資一家做智能燈的公司。

京東旗下生活家居自有品牌“京東京造”攜手SunLike進軍LED臺燈市場,推出京造LED臺燈。在京東上有賣的,一般價格在299元左右,累計評價有2800多。

京東京造已經有幾種智能燈了,比如售價75元的智能小夜燈,聲稱充一次電可用半年,在黑暗條件下,當探測到活動時,比如人靠近,夜燈可以自動亮想,15秒后自動關閉。也可以常亮。在京東商城上顯示有1.7萬多評價。

順便介紹一下這個SunLike,是首爾的公司,做燈珠的,采用紫光泊良,避免藍光過高問題,使光譜更接近自然光,現在有不少做護眼臺燈的公司,都在用這個公司的材料。

比起小米的動作來,京東這只是小打小鬧,據大材研究了解,小米旗下有多少公司都在做智能燈,其中聲勢比較大的要數Yeelight,開發了各種燈,有眾籌價599元的智能護眼臺燈Pro,同樣是紫光激發,聲稱有88顆SunLike燈珠。

在這個Yeelight下面,還有單獨的米家品牌,也在推LED智能臺燈,有169元的,還跑去拿了2017 iF 設計金獎。

可能受小米線上流量的影響,傳統照明的資深大佬飛利浦,居然也跑來跟小米合作,2018年推了一個飛利浦智睿二代智能臺燈,上市方式也有了新花樣,放到小米有品網站上搞眾籌。可以通過米家智能家庭APP去操控。目前售價是199員,贈米粉卡,據說最高含100元話費。

華為智選聯手歐普,推出智選讀寫臺燈、全彩燈泡、香薰助眠燈、可樂小夜燈、吹控燈、智能音響客廳燈等,這個產品打的是華為智選的標識,不過由歐普設計制造。

事情要從2016年說起,歐普跟華為達成智能家居合作,成為華為智能照明板塊的合作伙伴,然后這個燈,就用了華為HILINK 技術,直接通過APP進行燈光管理。

其中的讀寫臺燈,售價是169元,促銷價158元。

香薰助眠燈就像它的名字,是用來助眠的,有各種顏色,還能香熏加濕。據說跟浙江大學醫學院研究出一種睡蓮色,能夠增加人的放松感,售價189元。

大材研究注意到,其實在華為智選的合作照明產品里,還有其它品牌的,比如三思、得邦、Sleepace享睡、水母云等,從知名度來看,最高的肯定是歐普了。

騰訊也有K8、KK001、K9等兒童臺燈。大材研究查到了一個信息是,騰訊居然有專門的QQfamily兒童智能臺燈項目,屬于騰訊科技的智能硬件生態鏈接品。他們的想法是,從臺燈為切入口,為孩子的教育提供更多內容服務,實現智能書房學習場景的閉環。

這看來,不僅是想專門做燈。客觀來講,感覺騰訊2018年在推燈上有所動作之后,目前的力度不是太大。

要說另外一家公司,家電起家的海爾,做智能照明也很認真,旗下有一個小管家的子品牌,就是做智能照明的。 2016年啟動,從智能入手,做各種燈,包括客廳的吸頂燈、風暖浴霸、廚衛燈、筒射燈、燈帶、開關等,全方位的。曾經在各地招商開店。

操控來講,支持微信、APP智能操控,多燈聯動、場景智控、安全布防,而不僅僅是只控制一個燈。今年在AWE現場,小管家也亮相了,這次能夠用語音操控,比如命令它開、關等。還能接入海爾的U+系統,來設置各種場景模式。

另外,還有那個戴森公司,2018年專門開了一場發布會,推出三款智能產品里,就有Lightcycle TM臺燈,聲稱能用60年。支持APP調節。美的也在做智能燈,比如感應小夜燈。畢竟美的有專門的照明企業,生產燈正常不過,只是智能款式還不算多。

在上述大咖們之外,還有很多近幾年創辦的公司,也盯上了智能臺燈,比如優點科技,就是原華為榮耀總裁創辦的那個企業,今年也推出了AI智能臺燈 BELO,用戶是兒童和青少年,場景是讀寫學習,售價要999元。

從宣傳資料里看,這個燈確實比較智能,比如小程序查看孩子學習時長與坐姿報告,定時推送護眼建議;自帶IR攝像頭,監測孩子的坐姿與眼部疲勞狀態,然后分析。不過這價格確實阻礙了很多人。

大材研究老鄧預計,未來還會有更多的公司推出臺燈業務,部分互聯網流量比較大的,會主打網銷,必然會蠶食傳統經銷商的生意。那么,各位照明門店的老板,可曾練好網銷能力。

問題來了,怎么都往做燈的業務里面擠?尤其是臺燈業務最受熱捧,而且大家的切入點,基本上都是小孩子學習讀寫這個場景?

大材研究認為,主要原因在于,做燈的公司多,照明企業也有龍頭,但是在細分領域里,比如護眼、小孩讀寫學習用等方向上,沒有哪個公司可以做到最強的認知。

我們知道歐普、雷士等,但大家都是從傳統的吸頂燈、LED燈、吊燈、燈帶等角度去認識的,但再往下面細分,認可度就不是那么高了。

也有一些中小型公司在做護眼的產品,但名氣不夠響,這就給老大哥們留足了機會。

再者,臺燈這個產品,買回家就用,屬于標準產品,不需要安裝的,可以像服飾鞋帽化妝品這些商品一樣賣,還挺容易打爆款。銷量幾萬幾十萬,想拿下都不難。很適合網上銷售,這正是科技企業的強項。

燈具技術有多高的壁壘?沒有,整個行業里靠譜點的企業多達幾百家。一個互聯網公司進來,很容易就能找到合適的代工廠,生產不成問題。

后面的智能技術加持,還有語音操控、感應、跟其它智能產品的聯動、護眼技術的提升等,這才是產品環節的關鍵,這個是科技企業的強項。

以前的照明企業沒有怎么鉆研怎么提升智能技術,沒有去想如何跟互聯網、自動化操控、AI結合起來,反倒落后了半拍。

現在倒是有一些龍頭企業在追趕,或者自己做,或者跟智能科技企業聯手,比如歐普、飛利浦等,算得上比較有成果的。

大材研究注意到,在銷售上,這些智能燈具也有新的特征,以前燈具零售都是走五金、建材市場、家居賣場、裝修公司等渠道,但智能燈具再這樣走,就不好賣了,而且賣不上價。它的主流買家是年輕人,還有就是全屋智能的高端買家,線上成了主戰場,設計師也是主渠道。


公式规律七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