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新規實行,智能快遞柜亂象仍存

2019-10-09 09:19 新京報

導讀:智能快件箱行業將有機會誕生2-3家發展良好的上市企業,市場有機會迎來多元競爭格局。

10月1日《智能快件箱寄遞服務管理辦法》(下稱《辦法》)正式施行,但智能快件箱依舊是“甩手箱”,多地均存在不符合《辦法》要求的情況。

豐巢快遞柜,智能快遞柜,順豐,豐巢,最后一公里

圖片來自“特定授權“

10月1日是國慶長假的第一天,也是《智能快件箱寄遞服務管理辦法》(下稱《辦法》)正式施行的第一天。這意味著,根據規定,智能快件箱使用企業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遞快件,應當征得收件人同意,若收件人不同意,應當按照快遞服務合同約定的名址提供投遞服務。

《辦法》所稱的智能快件箱,是指提供快件收寄、投遞服務的智能末端服務設施,不包括自助存取非寄遞物品的設施、設備。多名用戶曾向新京報記者反映,經常遇到快遞員不經溝通便擅自將快件放進智能快件箱的情況,有的人甚至覺得“很反感”。但也有快遞員向記者反映,“不放快件箱根本送不完”。

記者分別于10月1日、10月2日,采訪浙江、江蘇、上海等地的用戶,情況表明,智能快件箱依舊是“甩手箱”,多地均存在不符合《辦法》要求的情況。

仍有快遞員未征得同意投遞快件箱 用戶表示“見怪不怪”

10月1日下午四點,江蘇常州的小敏(化名)期待拆開國慶假期的第一個快遞,她打開手機查看物流信息,“順豐微信號提醒我的包裹早上八點半的時候就簽收了,我沒有收到任何短信”。小敏告訴記者,派件員解釋稱,早上八點半已經直接將小敏的包裹放進了智能快件箱,但因為智能快件箱系統原因并沒有給小敏推送到貨短信。小敏表示,她“很氣憤”。

小敏致電順豐快遞員,詢問為什么在將包裹放進快件箱前不致電小敏征求同意,該快遞員回復小敏稱:“我們現在沒有這個服務”。事實上,快遞員不按快遞服務合同約定的名址提供投遞服務,是常見的快遞末端配送亂象之一。

2019年6月20日,交通運輸部公布了《辦法》,自2019年10月1日起施行,這意味著,10月1日起,所有企業、快遞員應該遵守規定,在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遞快件時,應當征得收件人同意。

上海的王瑜(化名)也告訴記者,10月1日,她分別收到兩個由順豐和圓通承運的快遞,“之前他們都會給我打電話確認是否可以放快件箱,也不知道這次是不是默認我國慶不在家,給我丟超市了”。王瑜口中的超市,指與快遞有口頭或紙質協議的超市,記者了解到,有些居民聚集區,并沒有足夠的智能快件箱,快遞會與鄰近超市達成協議暫存快遞,而部分超市會在顧客取件時收取費用。

“我為了省錢,現在出門上班都不關窗了,來了快遞讓他給我塞進去。”王瑜解釋稱,因為不想支付超市的寄存費用,工作日家里沒人的時候會打開窗戶以便快遞員投遞快遞。10月2日,浙江杭州的小穎(化名)也對記者表示,在《辦法》實行后依舊遇到了快遞員不征求同意就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遞的情況,但她表示,“一直都這樣,我也沒覺得奇怪”。

快件箱省時省力?公司方表示對快遞員有規定

記者從國家郵政局處獲悉,至2018年,我國已有32萬組智能快件箱投入運營,箱遞率提升至11.3%。國家郵政局局長馬軍勝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科技正在給快遞業賦能,例如智能快件箱,可以使快遞小哥省時省力,流程效率也提高了,同時,智能快件箱的運營與使用正逐步規范。

中國銀河證券研報顯示,傳統派件方式平均需要7分鐘完成,而在寄件方面,中國消費者協會的調查也表明有32.3%的用戶寄送包裹等待時間超過3小時。雙方時間不對稱將導致等待時間較長,而智能快件箱能夠全天24小時自主服務,可以自由選擇寄遞時間,避免浪費時間。使用智能快件箱后,派件時間將縮短至30秒,寄件時間壓縮到10分鐘以內。

但記者在長期采訪中了解到,智能快件箱的數量,與我國日益增長的快遞包裹數量并不匹配,甚至與快遞小哥配送能力也無法匹配。

位于北京的申通快遞員王維(化名)表示,他負責配送的片區,住戶白天多數去上班了,無人在家,所以會直接將快件放進快件箱,了解到《辦法》后,王維表示,(希望)客戶在配送信息上明確填寫“送到家”,不然“挨家挨戶打電話根本送不完”。但另一位申通快遞員表示,他從來不用快件箱,因為他負責的片區并沒有可以正常使用的快件箱。

事實上,各家公司對于快遞員投遞服務,多有規定。申通快遞、韻達快遞方面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公司一直有要求快遞員“投遞到快件箱的快件要告知并征得客戶同意”的規定。此外,提供智能快件箱服務的菜鳥驛站則回應新京報記者稱,用戶可進行相關設置,如不同意存放至該公司的智能快件箱,快遞員其實是將無法把箱門打開的。

智能快件箱行業潛力大 專家:可能誕生2-3家上市企業

國家郵政局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快遞業務總量有望超過600億件。國家郵政局局長馬軍勝介紹,我國快遞業務總量由從上世紀80年代的153萬件激增至2018年的507億件,年均增速高達41.5%。而智能快件箱方面,預計到2020年,快件入柜率有望達20%,對應快件箱格口需求約為7600萬個。

顯然,智能快件箱行業市場需求較大。記者了解到,智能快件箱的行業玩家,有豐巢、中郵速遞易和菜鳥驛站等公司,他們同在布局“快遞最后一公里”。以豐巢為例,其在一線城市的市場占有率超過75%。中國物流學會特約研究員楊達卿表示,《辦法》的實施,有利于智能快件箱的規范使用。對豐巢等公司來說是利好。物流本質就是從時間和空間上創造服務價值,快件箱占用一定社區空間是有成本的,而存柜時間也是一種時間消費。

針對《辦法》約束力的問題,快遞專家趙小敏表示,《辦法》由交通運輸部發布,有一定影響力,但用戶習慣卻很難改變。趙小敏指出,在相當長的時間內,智能快件箱依舊是快遞末端的重要組成部分,但“快遞送貨上門仍然是主流”。同時,針對智能快件箱的行業發展前景,他認為,智能快件箱行業將有機會誕生2-3家發展良好的上市企業,市場有機會迎來多元競爭格局。


公式规律七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