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智能鎖浪潮退去之后,誰在裸泳?

2019-10-31 09:15 門鎖世界

導讀:雷軍曾說過:“在風口之上,豬都會飛。”在筆者看來,這并不是在風口之上的豬有多大的本領,而是趕上了風口。而近年來,大多數的人都認為,智能鎖正好處在風口之上,所以都一窩蜂進來了,上演一場激烈的惡斗。

滴滴大腦人工智能大數據,智能鎖,地產商,慢熱型市場,跨界品牌

雷軍曾說過:“在風口之上,豬都會飛。”在筆者看來,這并不是在風口之上的豬有多大的本領,而是趕上了風口。而近年來,大多數的人都認為,智能鎖正好處在風口之上,所以都一窩蜂進來了,上演一場激烈的惡斗。

近年來,智能鎖行業到底有多火?這很難形容,我們只能說智能鎖很瘋狂。瘋狂到什么程度?我門可以以下兩組數據來說明問題: 首先是參與者的數量。在2011年之前全國參與到智能鎖行業的企業還在200家以內,而且大多以傳統的五金、鎖具、酒店鎖企業為主,在家用智能鎖領域還是三星、耶魯、安朗杰等幾個外資企業的天下,金指碼、普羅巴克、亞太天能算是國內較早涉及家用智能鎖的企業,雖然那時候德施曼已經成立,但是名氣還沒有現在這么大,現在紅得發紫的凱迪仕也是后起之秀,云丁-鹿客更是2014年之后才崛起的企業;在酒店鎖領域,必達、科裕、力維、愛迪爾、第吉爾等可以算得上是國內的先行者,不過后來也都進軍家用智能鎖行業。

傳統的鎖具企業中,天宇、忠恒其實早就在研發智能鎖。 不過2015年之后,中國智能鎖行業在企業數量上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據全國數據信息中心的統計數據顯示,自2015年開始參與的企業就突破600家,2016年超過了800家,2017年超過了1200家,2018年超過了1500家,品牌數量目前已超過3500個。

因此,僅從參與者數量的角度來看,智能鎖的瘋狂程度已超乎想象。 從銷量上來看,在2011年的時候,全國的整體銷量也不過在100萬套上下,這或許還包含了酒店鎖和商用智能鎖的銷量,可以說家用智能鎖的銷量微乎其微,直到2015年全國智能鎖的銷量才突破200萬套,但2015年之后全國的總銷量直線上升,到2016年銷量已經達到350萬套,2017年到800萬套,2018年銷量突破了1000萬套,達到了1300萬套左右。 僅從企業數量和總銷量的增長,我們就已看出近年來智能鎖在國內有多瘋狂。那么,參與者紛紛涌入智能鎖行業究竟為了什么?

為什么如此多的參與者紛紛涌進智能鎖行業?

首先,覬覦中國智能鎖市場巨大的發展空間,從普及率來看,中國智能鎖滲透率仍然在10%左右,而中國人口基數大,未來市場可期,基于這樣的可觀因素,大家都認為智能鎖市場具有巨大的想象空間。 其次,智能鎖一直以來被看作是智能家居家居的入口,在智能家居不溫不火之際,智能鎖或許是突破口,因此大家都不愿意放棄這一進軍智能家居的絕好機會及把握好智能家居這一所謂的入口,所以大家都進來了,導致智能鎖這條賽道越來越擁擠。

在智能鎖行業的參與者可以分為四類:

一類是資本運作的投資企業,他們要投資一個行業,肯定要投資這個行業里面頭部企業,所以云丁-鹿客、德施曼、凱迪仕、優點智能、智家人等格外被投資機構關照;

第二類是專業的智能鎖品牌,這里包括傳統的五金、鎖具轉型過來的品牌,及后起之秀的智能鎖品牌。比如雅潔、匯泰龍、名門、高利、頂固、固力、忠恒、佳衛、保德安、巨力、基信、三環、玥瑪、金點原子等傳統的五金鎖具品牌,以及凱迪仕、德施曼、VOC、鹿客、智家人、亞太天能、品多、黑龍、優點智能、豪力士、果加、青稞、曼亞、頂吉、海貝斯、思歌、八佰、米谷、頂吉、瑪莎洛克等后起之秀;金指碼、普羅巴克是國內較早從事家用智能鎖生產與制造的企業。

第三類是酒店鎖轉型過來的智能鎖品牌,當然他們大多都沒有放棄酒店鎖業務。比如,科裕、力維、第吉爾、必達、愛迪達、創佳等品牌;

第四類是跨界品牌。比如,海康威視-螢石、飛利浦、博世、西屋安防、大華-樂橙、海爾、美的、TCL、海信、360、小米米家、創維、聯想、方正、中興、歐瑞博、南京物聯、冠林、科徠尼、瑪莎洛克等跨界品牌,這些跨界品牌的目的很明確,那就是把智能鎖作為智能家居的一部分,但不一定是重點。 雖然近年來無論是參與者的數量,還是市場銷量看起都非常熱鬧,但是當理想照進現實的時候,大多參與者才發現智能鎖行業并不好混。

首先智能鎖是一個慢熱型的市場,不可能一下子爆發,看起來每一年有1000多萬套的銷量,但實際分到近兩千家企業的手中的羹卻很少,甚至有的企業吃不飽。 其次,頭部企業已開始掌握一定的話語權。比如,凱迪仕、德施曼、VOC、三星、黑龍、西勒奇、智家人、鹿客、耶魯、海貝斯、曼亞等等企業已建立了自己的渠道,無論是產品還是品牌知名度,在經銷商和地產商的圈子里都得到了認可,再加上諸如海康威視-螢石、海爾、飛利浦、博世、樂橙等跨界品牌在品牌知名度和渠道上的優勢夾擊,很多小品牌根本承受不住。 所以,大家唯一的辦法就是價格戰,在價格戰打不下的時候,最終的命運就是跑路或者倒閉。

同時,有的企業為了在電商上獲取一定的銷量,投入大量的電商推廣費用,但到頭來發現投入與收入不成正比;此外,小品牌的招商更是難上加難,因為在渠道方面,大家要賣只賣一些有一定知名度的品牌,要么就是價格非常低廉的品牌,所以這也是導致價格戰的一個因素之一。 這筆者看來這兩年智能鎖行業的參與者太過于激進,太急于求成。所以導致大部分企業高投入,最終血本無歸。而有些為了電商平臺流量,大量投入的企業也日子也不好過,掌門之星之殤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而那些打價格戰的小品牌、小企業同樣也沒有好下場,有的已經倒在了血泊中。

而凱迪仕、德施曼、VOC、三星、黑龍、西勒奇、智家人、鹿客、耶魯、海貝斯等知名品牌之所以活得比別滋潤,一個是靠時間的積累,一個是掐準時機;此外,就是做好產品和服務。而那些做得不好的企業,一方面是太激進,沒有長遠發展的想法;另一方面沒有用心做好產品和服務,特別是很難找到屬于自己的優勢。

聰明的轉型者,出路究竟在何方?

當智能鎖行業打得不可開交之際,有人已看到了智能鎖行業所蘊藏的危機。比如喊出口號要做智能鎖行業背后軍火商的曼申,作為最早提出超B級鎖芯概念的企業,其實早在2010年就已進軍智能鎖及智能家居領域,但隨著智能鎖行業參與者的增加,它卻轉型了,選擇智能鎖行業幕后的英雄——專業做ODM和OME業務,并在小欖成立了中國智能鎖共享平臺。

世茂智能也是一家在智能鎖行如火如荼之際選擇轉型做幕后英雄的企業,成立于2002年的世茂安防可以說是智能鎖行業先行者,曾經運作過施肯洛克等品牌,從2017年開始它把工廠從溫州搬到了麗水,只專注于智能鎖ODM和OEM業務,幾乎放棄了自己的品牌。 而比曼申和世茂智能做ODM和OEM業務更早的是逸家安防。逸家安防自2010年成立開始,只做智能鎖行業的幕后英雄,曾在高峰期月產量突破3萬套,即便在現在月產量依舊保持在1萬套以上,它絕對是中高端智能鎖代工業務的領先者。

作為五金、鎖具行業的老牌企業,匯泰龍近年來斥巨資升級和優化了自己的生產線,也因此獲得了不少跨界品牌的ODM和OEM訂單。欣旺達、捷達、爍鑫、譜安頓等專注于智能鎖行業代工業務的企業,在2019年上半年的表現也非常優秀。據全國鎖具信息中心發布的《2019年中國智能門鎖半年報》顯示,這幾企業在產量方面已進入了全國TOP20。 此外,與智能鎖行業相關的壓鑄、線路板、指紋模塊等供應商,也賺了不少錢。這說明前方打得在激烈,選對了占線不僅避免成為炮灰,甚至有機會突圍。

不過進入2019年之后,智能鎖行業再也不像前兩年那么火了,投資機構的錢也很少投資到智能鎖行業了,參與的企業也不像之前那樣一窩蜂地擠進智能鎖行業的了,可以說智能鎖行業的浪潮已有退潮的跡象。那么,退潮之后誰在裸泳呢? 首先是打價格戰的企業肯定是被浪花拍得最慘的企業,沒有合理的利潤企業很難維持日常的開支;其次是那些只是來湊熱鬧賺快錢,沒有優質產品的企業;此外,沒有用心做售后的企業,最后也會輸得很慘。 從新浪旗下的投訴平臺——黑貓投訴的投訴狀況來看,消費者投訴最多的是指紋識別失靈、把手斷裂、無法聯網等品質問題,以及安裝及售后不及時等售后問題。由此可見,企業要贏得未來的市場,做好產品品質和售后是重中之重。此外,差異化也將成為企業制勝法寶。

從目前獲得比較好的企業來看,除了產品、服務之外,還有一個最重要因素就是——做好品牌推廣。


公式规律七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