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攝像頭都這么努力,視頻監控怎么能不火?

2019-10-31 14:24 物聯傳媒

導讀:視頻監控系統是安防的重點,也是安防的重要組成部分,規模占了安防產業的半壁江山。

安防成為科技行業的重點關注,發展現狀可以說是如日中天。在普遍的定義中,安防系統由五大部分組成:

視頻監控系統是安防的重點,也是安防的重要組成部分,規模占了安防產業的半壁江山。

而近來,視頻監控系統逐漸融合IoT、云計算、邊緣計算、AI等技術,更是煥發全新的市場活力,吸引眾多企業加入進來。

就在今年8月IDC發布的《中國視頻監控設備跟蹤報告》中,監控攝像頭被指出成為視頻監控市場最大的支出類別,占整個市場支出的64.3%。到此,監控攝像頭又稱得上是視頻監控產業鏈中的重要組成。

一、城市擁有多少監控攝像頭?

還是今年8月,英國研究公司Comparitech公布了全球每千人 CCTV 監控探頭數量最多的 50 個城市,顯示中國有11 座城市上榜,并且排名整體居前位,其中重慶以每千人有 168 個探頭居世界第一。其余10座城市為重慶、深圳、上海、天津、濟南、武漢、廣州、北京、烏魯木齊、南昌、長沙。

全球每千人 CCTV 監控探頭數量排名前10城市

來源:英國研究公司Comparitech

Comparitech表示,研究員基于全球最大的城市數據庫Numbeo,基于公開報道或政府采購信息對全球120個城市進行分析得出的2019年數據估算結論。

并且還在報告中披露了中國目前有2億個攝像探頭在使用之中。到了2022年,中國的探頭總數可能會達到6.26億個,增幅為213%,屆時按照14億人口來計算的話,意味著每2個人就可能有一個攝像頭。

國際機構IDC作出的預測與此不同。在2月的時候,IDC預測隨著智慧城市建設的發展,中國視頻監控攝像頭部署量,2022年將達到27.7億,人均2個。

不同機構的數據有差別在所難免,究竟哪個正確,身處環境中的我們心中自有一桿稱。

但從能感受到的方面來說,街邊、商場、社區能看到越來越多高級的攝像頭,這已經是國家發展速度的體現。

二、監控攝像頭的類別之爭

監控攝像機通常分為兩個類別:網絡攝像機(IPC)與模擬攝像機。

網絡攝像機已經成為行業中的主流產品。IHS Markit于此前發布《2019全球視頻監控信息服務報告》,指出2018年70% 的攝像機屬于網絡攝像機,而模擬攝像頭的出貨量開始出現下降趨勢。

但歷史數據表示,2008年中國模擬攝像機的市場占有率達90%,到2010年占比也僅掉到88%。之所以在2008年網絡攝像機出現后份額沒有迅速大幅下跌,是因為模擬攝像機本身市場足夠成熟,很多企業用戶并沒有自主意識要馬上更換網絡攝像機。但在此后,隨著網絡攝像機和安防市場需求的一步步發展,網絡攝像機高清晰度、高擴展性、遠程監控、安裝簡便且成本更低的特點被大眾青睞,這也就出現了10年后江山易主的局面。

但這并不意味著網絡攝像機就從此天下無敵。

因為使用網絡進行傳輸,網絡攝像機必然需要考慮延時、斷線、擁堵等問題,對帶寬和存儲等都有要求,因此在一些場景中,模擬攝像機仍然被采用。還有最近常常聽到的4K超高清視頻監控應用,經過一陣時間的探索后實際仍處在發展初期階段,也是受制于傳輸信號、存儲空間、項目成本等問題而無法進一步打開市場。

這也就是為什么100萬像素,130萬像素,以及200萬像素仍然占據監控攝像機的主流市場。在分辨率越來越高的趨勢下,800萬、1200萬從高端應用走下來的速度卻不及預期。

不過總體而言,基于技術與市場需求的變化,僅僅十余年的時間讓我們見證了視頻圖像從標清、高清、以及致力于走向超高清的歷程。

三、在企業層面,這背后還有一場更大的博弈。

01

首先是抓住產業升級的每一個機會。

如同上文提到的,視頻監控是從模擬標清到網絡高清發展而來,整體可以歸納為三個時代。

第一代是模擬時代(2005年以前)。攝像機通過同軸纜輸出視頻信號,纜連接到專用模擬視頻設備,如視頻畫面分割器、矩陣、切換器、卡帶式錄像機(VCR)及視頻監視器等。

因為信號在電纜中的傳輸會發生衰減,需要犧牲圖像質量使信號放大,但放大程度有限,因此也只能支持本地使用;以及使用錄像帶存儲的容量有限,錄像負載重用戶必須常常取出滿了的磁盒換上新的,管理查看都很麻煩。據稱,一個銀行網點通常需要安排一個房間來保留堆積成山的錄像帶。

第二代是數字時代(2005年-2008年)。這一時代出現了以數字硬盤錄像機DVR為核心的半數字化系統。從攝像機到DVR仍采用同軸纜輸出視頻信號,但通過DVR將同時支持錄像和回放,并可支持有限IP網絡訪問,由此發揮了計算機技術的功能,為用戶提供更人性化的瀏覽管理方式。

不過,硬盤錄像系統仍未擺脫第一代模擬監控的影響,從監控點到中心仍需鋪設同軸纜,建設維護成本沒有降低;以及單臺DVR容量有限,在大型系統中依然不便于統一管理;并且用戶只能通過DVR間接訪問攝像機,大范圍應用管理能力有限。

第三代是網絡時代(2008年至今)。這個階段與前面兩個相比有顯著區別。攝像機內置Web服務器,并直接提供以太網端口,從前端圖像采集到以網絡為傳輸媒介,過程中都是數字信號。每個攝像頭就變成網絡上的一個節點,監控不再受地域的限制,更方便授權用戶瀏覽、管理信息。

當然現在還有提出智能時代。基于云計算、AI、5G等技術的發展,攝像頭本身變得越來越智能,將進一步發揮視頻監控的價值,擴展應用領域。

視頻監控系統結構演變介紹

來源:安防天下、國盛證券研究所

大家現在熟悉的海康、大華,作為全球領先的攝像頭制造廠商,正是在模擬時代轉向數字時代的浪潮中發展起來的。(海大宇三巨頭之宇視則是借助往后的網絡化浪潮發展起來,成功進入三強。)

回到數字時代,中國企業的思路是先不動前端模擬攝像頭,轉而在后端進行數字化改造,用價格美好、標準兼容的第二代硬盤錄像機DVR取代盒帶。這一舉動的效果很明顯,海康、大華主推的DVR成為了時代轉型的代表產物,打破了模擬時代視頻監控產品以國外品牌為主,國內廠商僅僅作為中國代理商而生存的局面。

而一些在模擬時代做監控攝像頭的傳統企業,包含松下、索尼、三星、博世、西門子、IBM等等,就和有公司錯過移動互聯網的機遇類似,因為市場反應慢了一拍,光芒都顯得暗淡下來。

02

前端攝像頭的升級是另一個契機。

以網絡攝像機為例,其核心組成有三部分:鏡頭、圖像傳感器以及SoC系統芯片。

用兩句話來概括攝像頭的發展目標,分別是:

從產品功能上,把看得見、看得清、看得遠做到最好;

從國家戰略上,關鍵組件實現國產化替代。

網絡攝像機的重要組成:鏡頭、傳感器、SoC

來源:國金投行

先看鏡頭。在世界范圍內,日德國家的光學鏡頭制造工藝較為領先,比如德國的萊卡和卡爾蔡司,日本的佳能、尼康、富士等等,他們的產品在全球鏡頭市場占據優勢,廣泛應用在手機、視頻監控、車載等領域。但單看視頻監控應用領域,目前實由宇瞳光學占據全球監控安防鏡頭出貨量第一,2018年出貨量占比為33%。還有舜宇光學、聯合光電、福光股份等為代表的國內企業經過良好的定位,持續的積累,以及通過與海康、大華的深入合作,形成了不錯的發展局面。

再看傳感器。CMOS圖像傳感器(CIS)是一種將光學圖像轉換成電子信號的電子設備。索尼是這部分的市場、生產、技術的領導者。其他供應商還有豪威(被韋爾股份收購)、格科微、安森美、思特微、比亞迪等中外企業。

最后看SoC系統芯片。這一環節的亮點是前一陣宣布“備胎轉正”的海思。在SoC這個領域,海思占據了80%以上的市場份額,笑傲群雄。

有行業人士表示,網絡攝像機的系統芯片,是以編解碼能力作為核心的。行業對分辨率要求越來越高的趨勢,促使設備需要越來越強大的編解碼算法來支撐文件的壓縮,否則文件存儲不下來,也傳送不出去。華為在編解碼國際標準上的工作,以及死盯安防行業想要推陳出新的大華科技的戰略,使得海思終于在2007年和大華簽訂了20萬片H.264視頻編碼芯片的合同,用于當時快速發展的第二代硬盤錄像機DVR上。

基于此,海思實現了市場從無到有的突破,此后更是一騎絕塵,通過整合周邊資源,推出了一攬子的SoC系統級芯片,形成了在性能、成本、功耗上各具優勢的整體解決方案。

通過下面兩張圖,不難看出海思10年間的飛躍性增長。

2006年視頻編解碼芯片國內出貨占比,數據來源IHS,制圖--最牛博弈戴輝

2016年視頻編解碼芯片出貨占比,數據來源HIS,制圖--最牛博弈戴輝

美國TI和海思,就類似前面提到的網絡攝像機與模擬攝像機一樣,10年間實現了一次歷史交接。

所以IHS Markit在報告中表示,中國已經是全球最大的視頻監控設備生產和銷售市場。目前也有各方數據已經顯示中國視頻監控市場規模全球占比為四成以上。

因此再看今年10月美國商務部以國家安全方面的擔憂為由將8家包括海康、大華等企業加入到美國貿易管制名單。正是體現了中國從引進國外產品和技術,到如今引領全球視頻監控發展方向的重要轉變。

03

還有哪里有機會?

AI的應用是攝像頭領域新的增長機會。

從簡單的視頻監控,到人臉識別,車輛自動識別以及其他一些智能分析場景應用正在產生。市場還有足夠的空間讓企業在智能分析上做文章,這是不可忽視的一個趨勢。

物聯傳媒記者在與企業交流時了解到,攝像頭智能識別仍然是一個很龐大的存量市場,可以廣泛應用到交通、安防、社區、商場、民用等場景,是現在都完全可以深度挖掘的。

歸納起來可以有五個特點:

產業基礎很好

產品需求很明確

產品容易做出來

市場空間很大

具備良好的場景延伸能力

比如智能樓宇場景,首要的需求50%的概率都會落到攝像頭監控上,如果把這件事做好了,還能引導用戶去談更多,比如接下來的電力管理等等。

重點是,不只硬件廠商可以從市場中分得蛋糕。

攝像頭匯聚了傳感器、芯片、鏡頭等部件,在物聯網產業中屬于感知層,當信號經由網絡傳輸到平臺層,經由平臺側存儲、計算之后,還有關于算法的集成、場景的應用都將做好準備。物聯網完整的產業鏈條,促使更多廠商思考定位,確定商業模式而進入市場。

大方向正確下的穩步前進

根據IHS Markit視頻監控情報服務提供的數據,全球視頻監控市場收入2019年將達到199億美元,高于2018年的182億美元,增長率達9%。此外,2017年增長率為9.3%,2018年增長率為8.7%。這是繼2016年和2015年分別取得3.9%和1.9%的小幅增長后,全球視頻監控市場連續三年迎來大幅增長。

政府的推動,市場的需求,企業的教育,無數的奮斗者促成了這樣的發展。更重要的是大家相信,前進的腳步并未停止。

還有更多事等著去做呢。

參考資料:

[1] IDC,《中國視頻監控設備跟蹤報告》

[2] IHS Markit,《2019全球視頻監控信息服務報告》

[3] Comparitech,《全球每千人 CCTV 監控探頭數量最多的 50 個城市》

[4]衣公子的劍,《中國監控攝像頭如何成為世界第一》

[5] 最牛博弈,戴輝,《老兵戴輝講述從0到1的血淚史,海思的視頻監控芯片如何一步步成為行業霸主》

[6] 太平洋安防網,《監控攝像機市場占有率的變化體現發展趨勢》



公式规律七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