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谷歌豪擲21億美元收購可穿戴設備先驅Fitbit,掀起智能硬件巨頭戰爭

2019-11-05 09:14 物聯網智庫

導讀:Fitbit一直是該行業的真正開拓者,并創造了出色的產品,體驗和充滿活力的用戶社區。我們期待與Fitbit的團隊一起工作,并匯聚最好的硬件、軟件和AI來打造可穿戴設備,以幫助全球更多的人。

在有關谷歌計劃收購Fitbit的消息出現數日后,這一傳言終于被證實。

11月1日,美國當地時間本周五,谷歌母公司Alphabet發布公告稱,將以每股7.35美元的價格收購可穿戴設備制造商Fitbit,總金額約21億美元,交易預計在2020年完成。

谷歌設備和服務高級副總裁Rick Osterloh 在宣布這一消息的博客中表示:“Fitbit一直是該行業的真正開拓者,并創造了出色的產品,體驗和充滿活力的用戶社區。我們期待與Fitbit的團隊一起工作,并匯聚最好的硬件、軟件和AI來打造可穿戴設備,以幫助全球更多的人。”

Fitbit和谷歌,一個是曾經風光無限現在卻發展舉步維艱的可穿戴設備先驅,一個是財大氣粗多面開花如今謀求構建硬件生態的科技巨頭。從交易雙方各自的需求來看,這是一門雙贏的好生意。而對整個可穿戴設備領域來說,谷歌的進軍或許也意味著巨頭之戰的加劇。

昔日的可穿戴設備明星,風光不再

如果你在物聯網行業已經浸淫多年,一定還記得2014-2015年左右國內掀起的智能硬件創業潮。

受谷歌32億美元收購智能家居企業Nest的刺激,智能硬件的熱度猶如巖漿爆發。彼時,只要打開眾籌網站的首頁,各種打著智能旗號的硬件產品簡直令人眼花繚亂。其中,智能手環是相當大的一個品類,iot101君印象里記得清名字的手環廠家就不下十家,核心功能是運動和健康追蹤,而國外的可穿戴巨頭Fitbit則是當時國內企業效仿和借鑒的主要對象。

用“先驅”來形容Fitbit一點兒不都為過,這家位于舊金山的可穿戴設備公司成立于2007年,創立的初心是“專注于全人類的健康”。

他們的確也是這么做的,從2008年開始,Fitbit先后推出了命名為Tracker、Ultra、One、Zip、Flex、Force、Charge、Charge HR、Surge的系列產品以及智能體重秤Aria,售價從60美元到250美元不等。

其中,Fitbit Tracker是Fitbit的首款明星單品,從2009年第一代產品問世起,在不到3年的時間里,這個拇指大小的小玩意兒已經在北美掀起了一股運動健康的熱潮。通過FitbitTracker,用戶可以獲得對自身健康全面的了解,記錄的數據包括移動距離,移動腳步數量,卡路里的消耗量以及身體的活躍時間。在它的引領之下,個人便攜式健康設備也成為了VC們的新寵。

在其他競爭對手還在虧損之際,Fitbit率先實現了財務健康——2014年,該公司首次實現盈利,實現利潤1.32億美元,具備了成熟的上市條件。2015 年6 月19 日, Fitbit 正式登陸紐交所掛牌上市,成為第一家上市的可穿戴設備公司。

Fitbit最初定價為每股20美元,在首次公開發行后的幾周內飆升至50多美元。根據 IDC 的數據,在2015 年第一季度,Fitbit 在手環類設備中的市場份額超過 50%,在可穿戴設備整體市場的份額達 34%,這無疑是Fitbit發展歷程中的巔峰時刻。

然而,后來,故事的走向卻開始急轉直下。隨著用戶新鮮感的消失和競爭對手的入局,Fitbit的日子逐漸變得不太好過起來。

2015年4月,Apple Watch正式開售,迅速成為了可穿戴市場上的明星產品,實現了1160萬只的發貨量,對Fitbit造成了很大的沖擊;與此同時,主打低端市場的小米憑借著小米手環系列產品的成功,在2015年出貨已達1200萬只,市場份額也從2014年的4%猛增到了15.4%。而Fitbit的市場份額則由2014年的38%大幅下滑到了2015年的27%。

蘋果手表

小米手環

雖然,Fitbit 在2016年也推出了性價比較高的199美元的智能手表Fitbit Blaze,取得了不錯的銷量,但是,但隨著蘋果將入門款AppleWatch降價50美元, Fitbit的競爭優勢進一步喪失。

為了扭轉頹勢,近年來Fitbit還陸續收購了FitStar 、Coin、Pebble、Twine Health以及Vector Watch等諸多智能手表、可穿戴設備、運動健康等產業鏈上下游的公司,但是花費了大額的資金,卻并沒有產生預期中的效果和價值。

今年9月的時候,市場上有消息傳出,Fitbit正在與投資銀行Qatalyst Partners接觸,討論自身是否需要出售的問題,而Qatalyst Partners對Fitbit的出售抱積極的態度,并表示包括谷歌母公司Alphabet以及多家私募股權公司對Fitbit表示出了興趣。

昔日的可穿戴巨頭,如今淪落到考慮“賣身”,不禁讓人唏噓感慨。

谷歌頻頻投資硬件領域,屢戰屢敗

“委身”谷歌,對已經12歲“高齡”的Fitbit來說,倒也不失為一個好的歸宿。

“購買 Fitbit 是一個向 Wear OS 進行更多投資并向市場推出谷歌制造的可穿戴設備的機會。”RickOsterloh 在博客中的這句話點明了谷歌吃下Fitbit的主要意圖。

一向以軟件著稱的谷歌從來沒有掩飾過自己對硬件的興趣,但其在硬件領域卻仿佛被下了詛咒似的,屢戰屢敗。

2011年,谷歌斥資125億美元收購摩托羅拉,一舉震驚了整個科技界。然而,此舉本來是為了進入消費者電子市場,結果卻很快一敗涂地,僅僅三年之后,Google就將摩托羅拉移動以29億美元轉賣給聯想。

2012年4月,Google宣布了智能眼鏡Project Glass項目計劃,引起了廣泛關注,被許多科技發燒友寄予厚望。然而,因為開發的不順和各種負面新聞的爆出,2015年1月,谷歌宣布將停止接受谷歌眼鏡的訂單,并將關閉其“探索者(Explorer)”軟件開發項目,谷歌眼鏡團隊也將搬出Google X部門。

2014年初,谷歌豪擲32億美元收購智能家居企業Nest。然而,自被谷歌收購后,Nest的產品組合發展非常緩慢,其營收遠低于預期。Nest CEO托尼·法德爾曾在The Information爆料稱:谷歌當年正開發一款類似于亞馬遜Echo智能音箱的產品,Nest請求參與該產品的設計。鑒于Nest擁有的經驗,你或許認為谷歌將會同意,然而,谷歌拒絕了Nest的請求。呃,這其中的糾葛叫外人難以分說。

雖然屢戰屢敗,但谷歌還是毫不氣餒的屢敗屢戰,這或許跟其整體布局有關。

我們都知道,谷歌的主要營收都來自于廣告——根據其最新的第三季度財報顯示,谷歌廣告業務收入339億美元,占到谷歌旗下業務總收入的比例超過84%。硬件終端是軟件的載體,也是廣告的入口,正如谷歌其他業務對于谷歌的意義一樣,來自于各個不同終端的數據,均將服務于谷歌核心的廣告業務,同時也是作為谷歌在除廣告業務以外其他業務的拓展和延伸。

而智能手表作為智能硬件中的重要品類,如此得到谷歌的青睞也就不難理解了。盡管 Google 從未推出過自家的智能手表,但卻一直通過智能手表系統 Wear OS 進行著布局。

2016年5月,在谷歌的I/O開發者大會上,谷歌首次推出了智能系統Android Wear 2.0。9月,谷歌稱由于需要修復一些開發者預覽方面的問題,推遲Android Wear 2.0發布日期至2017年。對于Android Wear 2.0,谷歌極為看重,并將之稱之為該系統問世兩年以來“AndroidWear最重要的更新”。2018 年 3 月,谷歌發布消息稱將 Android Wear 更名為 Wear OS By Google,并上線了全新的網站 Wear OS byGoogle。

有了操作系統,有了Fitbit硬件能力的加持,看來,Pixel Watch的出現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了~

除了Fitbit平臺目前所擁有的用戶以及其在可穿戴設備領域的技術積累(根據Fitbit 2018年全年財報披露,截至2018年年底,共有2763萬活躍用戶,另外截至2018年年底,Fitbit共有480項專利),讓谷歌看好Fitbit的另一個原因就是其在可穿戴設備的市場份額。

據市場資訊機構Canalys的調查報告顯示,目前在可穿戴設備市場中,蘋果的Apple Watch以38%的市場份額位居第一,而Fitbit則以24.1%的市場份額位居第二。谷歌對其的收購,讓其直接在該領域有了與行業領頭羊蘋果一較高下的機會。

總 結

對谷歌這種巨頭而言,“軟硬件一體”是必由之路,所以谷歌生態里必然少不了能與用戶時刻接觸的可穿戴設備這必要一環。收購有技術、經驗、人才又相對成熟的公司,正是谷歌踏入這一領域的最快途徑。

未來智能硬件的市場格局會怎樣,這場收購又會對可穿戴市場造成怎樣的影響,我們且拭目以待。



公式规律七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