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重磅!科技部宣布我國正式啟動6G研發,繼續領跑世界

2019-11-08 09:21 科技日報、智東西等科技部6G研發通信技術
關鍵詞:科技部6G

導讀:十年一代的通信技術規律不曾變,中國科技部昨日官宣,我國正式啟動第六代通信(6G)技術研發工作。

5G方興未艾,6G已經啟程!

2019年是5G商用的元年,從工信部于6月6日正式向四家運營商發放5G商用牌照,到最近工信部副部長陳肇雄和四家通信企業的董事長共同按下標志著中國5G商用的啟動按鈕,以及國內5G套餐的正式發布,5G商業化正如火如荼、有條不紊地進行著。

微信圖片_20191107173005.jpg

而就在11月6日,中國科技部官網上一則消息讓2019年再添一新的身份,即6G啟動的元年。文章稱,我國已正式啟動了第六代移動通信(6G)技術研發工作。這標志著我國在通信發展上率先邁出重要一步,立于世界科技發展的前沿。對接下來我國面向6G時代掌握核心技術、主導標準規范制定以及增加話語權又贏得了寶貴先機。

面向6G,立于潮頭

微信圖片_20191107173007.jpg

11月6日,中國科技部在官網上發文稱,為促進我國移動通信產業發展和科技創新,推動第六代移動通信技術(6G)研發工作,日前,科技部已經會同發展改革委、教育部、工業和信息化部、中科院、自然科學基金委在北京組織召開了6G技術研發工作啟動會。

微信圖片_20191107173009.jpg

會議宣布成立國家6G技術研發推進工作組和總體專家組,其中,推進工作組由相關政府部門組成,職責是推動6G技術研發工作實施;總體專家組由來自高校、科研院所和企業共37位專家組成,主要負責提出6G技術研究布局建議與技術論證,為重大決策提供咨詢與建議。

會上,總體專家組代表介紹了6G技術研發態勢及未來發展思路與建議;TD產業聯盟、未來移動通信論壇代表分別介紹了前期工作開展情況、未來6G暢想及下一步工作計劃的建議。6G技術研發推進工作組和總體專家組的成立,標志著我國6G技術研發工作正式啟動。

王曦副部長在總結講話中指出,目前全球6G技術研究仍處于探索起步階段,技術路線尚不明確,關鍵指標和應用場景還未有統一的定義。在國家發展的關鍵時期,要高度重視、統籌布局、高效推進、開放創新。

下一步,科技部將會同有關部門組織總體專家組系統開展6G技術研發方案的制訂工作,開展6G技術預研,探索可能的技術方向。通過6G技術研發的系統布局,凝練和解決移動通信與信息安全領域面臨的一系列基礎理論、設計方法和核心技術問題,力爭在基礎研究、核心關鍵技術攻關、標準規范等諸多方面獲得突破。為移動通信產業發展和建設創新型國家奠定堅實的科技基礎。

登高望遠,一覽眾山小

無獨有偶,關于6G我們也并非第一次聽到它的聲音。在通信領域,通訊標準永遠是各國之間必爭的戰略制高點,十年一代的通信技術誰率先掌握,誰就擁有絕對的優勢。因而5G商用尚未普及到全社會,6G的爭奪戰就已經打響了……

微信圖片_20191107173012.jpg

去年的3月9日,工信部部長曾表示,中國已經開始著手研究第六代通信技術(6G)了。而在年尾時,工信部IMT-2020(5G)無線技術工作組組長粟欣也透露6G概念研究將啟動。

微信圖片_20191107173014.jpg

今年的8月中旬,加拿大媒體The Logic也曾報道,華為向其確認,已經開始在加拿大渥太華的實驗室進行6G(即第六代移動通訊網絡)技術的研發工作。華為還表示,他們已經與加拿大多所大學的學者展開了洽談,其渥太華研發實驗室將幫助引領華為全球6G發展。

華為加拿大研發策略與合作伙伴副總裁Song Zhang稱:“展望6G也是所謂5G進化的一部分。”

11月4日,華為心聲社區發布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在上個月接受中東非洲阿拉伯語媒體采訪時的紀要。期間,科威特國家新聞社就曾向任正非提問到關于華為在研發6G方面的進展。任正非就表示,華為的5G和6G是同步進行的。

不過他認為6G主要是帶寬更寬了,但覆蓋能力不夠,它是毫米波,覆蓋距離比較短。這有賴于傳播技術中的理論突破、技術突破,6G才能走向實用,我們估計需要十年。

同樣,任正非也不止一次表示過,華為不僅在5G技術上領先其他公司2到3年,同樣在6G的研發上,華為也要領先世界。可以說這種未雨綢繆,登高望遠的戰略觀已經讓華為將競爭對手遠遠甩在了身后。

5G方興未艾,6G迫在眉睫

當然,5G商用尚在路上,即便是三大運營商公布了正式的5G套餐,也并未立刻讓全社會享受到5G帶來的紅利,此時不談5G,卻天馬行空的想象6G帶來的美好生活,難免會有人發出質疑之聲。

但就歷史發展而言,十年一代的通信技術等到完全成熟往往并會限制在十年之間。以2G網絡發展的歷史為例,上世紀最后十年里,諾基亞、摩托羅拉把短信和語音帶進我們的生活,即便是已經過去近30年,2G網絡仍發揮著巨大的作用,直到3G、4G相應的成熟后,我們才減少了對2G網絡的依賴。

換而言之,如今啟動研發6G并不算為時尚早,更不是空想。華為從2009年開始著手5G研發,6G研發的節奏大約也與5G吻合,其周期可能也將持續在10年以上,大約在2030年實現商用。作為早期研究6G,也是參與6G無線標準討論的芬蘭奧盧大學教授阿里·普圖(Ari Pouttu),他和他的研究小組更是預測,5G到2035年才能在全球廣泛使用,因此6G標準和支持設備能夠在2030年左右推出將是一次恰到好處的轉變。

而未來6G的大多數性能指標相比5G將再提升10到100倍。從全球首份6G白皮書中可以得到幾個衡量6G技術的關鍵指標:峰值傳輸速度達到100Gbps-1Tbps,而5G僅為10Gpbs;室內定位精度10厘米,室外1米,相比5G提高10倍;通信時延0.1毫秒,是5G的十分之一;超高可靠性,中斷幾率小于百萬分之一;超高密度,連接設備密度達到每立方米過百個。此外,6G將采用太赫茲頻段通信,網絡容量大幅提升。

微信圖片_20191107173017.jpg

從覆蓋范圍上看,6G無線網絡不再局限于地面,而是將實現地面、衛星和機載網絡的無縫連接。從定位精度上看,傳統的GPS和蜂窩多點定位精度有限,難以實現室內物品精準部署,6G則足以實現對物聯網設備的高精度定位。同時,6G將與人工智能、機器學習深度融合,智能傳感、智能定位,智能資源分配、智能接口切換等都將成為現實,智能程度大幅度躍升。

再把眼光拋向世界,國際電信聯盟(ITU)早已經正式成立了Network 2030焦點組(ITU-T FG on Network 2030),旨在探索面向2030年及以后的網絡技術發展,包括保持向后兼容的網絡新概念、新構架、新協議、新解決方案,以及支持現有的和新的應用。

而大國之間的博弈中,6G也將成為一個重要砝碼,不僅我國開始了6G的研發工作,同步全球,包括韓國、美國、俄羅斯、芬蘭、歐盟等在內的國家和地區都早已經對6G垂涎三尺了。

拿美國來說,眾所周知,特朗普政府一直忌憚于中國在通信領域的進步,特別是對華為、中興等中國企業的“懼怕”。早在今年年初的時候,特朗普就在推特上提到6G,并希望美國能加速發展和部署5G甚至6G。

為此,美國政府下屬的聯邦通信委員會(FCC)一致投票決定開放“太赫茲波”頻率段,該頻段在95千兆赫到3太赫茲范圍內,以提供給6G實驗所使用。

同樣的還有芬蘭政府,今年年初,芬蘭政府就為一項為期八年、名為“6Genesis”的6G研究項目注入了2500萬歐元資金,諾基亞和芬蘭的各個研究所以及大學共同進行合作研究,并準備與韓國攜手合作。

最后

從手抱功能機打電話、發短信到拿著智能手機玩游戲、看視頻,這在20年前也是很多人所想象不到的事情,不過經歷過通信技術的迭代之后,我們就沒有理由不去相信“4G改變生活、5G改變社會、6G改變世界”的觀點。

不過科技美好,同樣也需要我們腳踏實地,畢竟5G商用才剛剛起步。對于我們而言,5G國際標準還未完全完成,布網工作甚至還尚待更多時日完成。如今6G才剛剛進入起步階段,研究才剛剛開始,甚至清晰的定義和關鍵的技術還在摸索中,所以美好的想象也還需要時間的論證。


公式规律七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