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中國工業第一市,花落誰家?

2019-11-06 09:45 投資老船長

導讀:從“工業革命”以來,工業化無疑是世界各國發展的主旋律,尤其是對僅僅成立70周年的新中國來說,從兵工到民用,從輕工業到重工業,從沿海到內地,工業化對傳統農耕社會帶來的改變,可謂翻天覆地。

工業,中國工業,規模以上工業,工業增加值

圖片來自“123RF”

從“工業革命”以來,工業化無疑是世界各國發展的主旋律,尤其是對僅僅成立70周年的新中國來說,從兵工到民用,從輕工業到重工業,從沿海到內地,工業化對傳統農耕社會帶來的改變,可謂翻天覆地。

制造業代表的實體經濟,是中國經濟的基本盤,關乎著國際競爭地位以及百姓的細碎生活。

但近年來,中國經濟結構變化,以及帶來的工業格局的變化,值得一番探討。

1、工業失速

2019年,僅僅剩下兩個月的時間。最新公布的前三季度經濟數據,6%的經濟增速,再次創下新低。

而其中,工業經濟的數據表現,也不太樂觀。

前三季度,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5.6%,創下2016年一季度以來的最低值。

2000-2019年9月中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速

好在9月份的當月增速5.8%,比8月份略有提升,但總體情況還是向下走的趨勢。包括工業機器人、金屬切削機床等產品的產量持續下滑,汽車制造業、農副食品加工業、紡織業等行業的表現都不太好。

而更令人擔憂的是,工業企業利潤的下滑。

2011-2019年9月中國規模以上企業利潤總額累計同比增速

1-9月,全國規上工業企業實現利潤總額45933.5億元,同比下降2.1%,從今年2月份以來一直處于負增長狀態。

在41個工業大類行業中,30個行業利潤總額同比增加,11個行業減少。其中不少行業的利潤增速甚至出現了大幅下滑。

比如汽車制造業,下降16.6%;比如造紙和紙制品業,下降20.2%;比如有色金屬礦采選業,下降23.6%;比如黑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下降41.8%;比如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業下降53.5%;相比較前兩年,2017年利潤下降的行業僅有2個,2018年擴大到7個,到了今年8月出現最多的13個行業利潤下降。

利潤,是企業生存的根本,紅線一破,出清時刻就會到來。

外資撤離,就是這種情況下的另一個難題。

2017年,全球最大的硬盤制造商希捷正式關停蘇州工廠,并裁員2000人;2018年4月,三星正式關閉其在中國大陸唯一一家網絡設備生產企業——深圳三星電子通信公司,并遣散了320人。2019年10月,三星正式宣布關閉其在中國的最后一家智能手機制造工廠——廣東惠州工廠;

上漲的勞動力成本、較低的利潤空間,讓他們的生產陣地,無一例外都搬到了東南亞。利潤面前,誰都沒有資格充當上帝。

2、誰是工業第一省?

在如此大環境下,中國各省份的工業又表現如何呢?

2017年中國31省市規模以上工業生產總值

按照規模以上工業生產總值比較,江蘇、山東和廣東三者都超過了10萬億元,是當之無愧的工業大省。

另外,超過5萬億的還有河南、浙江和河北三個省份。而最低的西藏,僅有200億出頭。這其中的工業布局落差極其大。

這其中,有人或許會對河南存在疑惑。河南這個農業大省,工業也這么強?

其實,河南的工業實力主要集中在兩大產業——裝備制造和食品制造,兩個產業的規模都達到了萬億級。比如以洛陽一拖、中鐵工程裝備、長垣起重機等為代表的裝備制造業,比如以雙匯、三全、思念等為代表的食品加工制造業,都是行業中的翹楚。

再加上以宇通為代表的的汽車制造業、以富士康為代表的的通信制造業,河南的工業實力其實并不差,只是被加上了農業大省的標簽,一時被人忽略罷了。

而若按照工業企業利潤來比較,誰又是最能賺錢的省份?

2018年中國31省市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總額

31個省份的工業企業利潤總額中,前三位依舊是老熟人,但順序有所變化。江蘇依舊是第一,廣東則反超山東排在第二位。

而江蘇和廣東,也是僅有的兩個利潤總額超過8000億的省份,排在第三的山東,還不到5000億,差距十分明顯。

但若是按照利潤增速對比,卻又是另一番景象。

中國31省份工業企業利潤總額變化(累計同比)

今年前8個月31個省市的利潤增速中,14個省份正增長,但17個省份出現負增長,可謂喜憂參半。

其中,增速最快的竟是寧夏和河南,增速都超過了20%。而云南、四川、海南、湖北、安徽、福建等6個省份的增速,也超過10%。

江蘇、廣東和山東三個工業大省今年的表現,都不盡如人意。里面排在最前面的廣東,利潤增速只有0.4%,排在14位。而江蘇和山東都出現了負增長,尤其是山東,降幅達到13%,新舊動能切換的任務,十分艱巨。

利潤負增長的還有山西、吉林、河北、遼寧等傳統工業大省,產業結構轉型的壓力,比想象中還要緊迫。

3、誰是工業第一市?

那么,中國工業的城市格局,又是什么圖景呢?

全國主要城市2018年工業增加值TOP25

根據第一財經公布的2018年25個大中城市的工業增加值排名,深圳以9254億的規模排在第一位,也是唯一一個超過9000億的城市,領跑全國。

上海和蘇州則都超過了8000億,排在二三位。自從蘇州和新加坡共建蘇州工業園區以來,蘇州的工業實力便飛速前進,尤其是通信、計算機設備制造業,在全國也是首屈一指。盡管近些年不少外企撤離蘇州,但底子還在。

天津、重慶、成都和廣州的工業增加值介于5500億元到7000億元之間,分列四到七位。天津的工業實力并不差,但近年來經濟擠水分,增速下降不少。反倒是重慶和成都,依靠電子信息制造業的突出表現,增色不少。

而從前十名來看,除了天津之外,9個城市都位于南方,南北經濟的差距,工業實力也是例證之一。

9個南方城市中,又有7個城市位于長江經濟帶,從中上游的重慶到下游的上海,長江流域也成為中國工業實力最強的區域。

而東北則沒有一個城市入圍前十。這里面排名最高的大連,工業增加值只有2633億,以傳統重工業為標簽的東北,有些落寞。

反觀排名較高的城市,則都是以通信、計算機、電子設備制造等高新技術產業為主,或者增速較高的城市,比如蘇州、重慶、佛山等。

產業轉型,對那些以傳統制造業為主的城市,顯得更為重要。

4、轉型之路

而產業轉型,也成為貫穿整個中國工業史的關鍵詞。

1952-2018年中國三大產業占GDP比重

觀察中國的一二三產業占比變化就能發現,建國之初,溫飽問題是頭等難題,因此,第一產業的農業依舊占據很高的比例。1984年以前,第一產業的占比多數在30%以上;到2018年,這一比例降到了7%左右。

而到了七八十年代,第二產業開始發力,以東北為代表的的重工業制造成為全國典型。1970年,第二產業的占比超過第一產業,此后便穩定在40%以上,此時,中國開始從農業大國向工業大國轉型。

世界工廠的名號,開始響亮起來。

隨著經濟實力逐漸增強,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第三產業的服務業占比也開始迅速爬升。1985年第三產業占比超過第一產業,2012年則超過第二產業,成為中國經濟占比最大的產業。

自此,中國開始從工業大國向商業大國轉變。

中國城市的產業轉型,也依循這個脈絡。2008年,全國GDP排在全國前20位的城市,第三產業比重高于第二產業的只有京滬穗深和武漢五個城市。而到2017年,這一現象已全然改變,第二產業比重高于第三產業的只剩下寧波和佛山兩個。

而那些傳統資源型的工業城市,經濟增速放緩、人口流失,逐漸沒落。

歷史的車輪,從不會停下它的腳步。

從農業中國到工業中國,再到商業中國,產業結構的轉變意味著經濟重心的轉變,城市、企業、居民都需要照此改變發展方向。

但這不意味著工業不再是經濟支柱,它依舊是經濟的基本盤。當前世界各國提出的新型工業化戰略,比如美國的再工業化戰略、德國的工業4.0,都是在新形勢下國家擁抱高新技術后的必經之路。

而城市的發展道路,也必須審時度勢,擁抱大數據、人工智能等高新技術,才能有光明的未來。


公式规律七尾